4%的跌幅大于4%的涨幅

2018-09-07 01:14

尽管发改委官员声言并不存在“涨快跌慢”,但是普通百姓却有着不同的感觉。新华社的报道曾经引用过一位上海车主的账目:以93号汽油为例,1月15日从每升5.06元降为4.95元,下调0.11元;3月25日上调0.24元;6月1日上调0.32元;6月30日上调0.48元。按照新的办法,今年的4次调整为3次上调、1次下调,汽油和柴油的批发价格每吨下调仅为140元和160元,而3次上调的总幅度分别为每吨1300元和1200元。

现行的成品油定价机制只是改革的阶段性产物,但是不彻底的改革弊端已经显露无遗。如何推进市场化进程,确实需要时间也需要条件逐步成熟,但是透明公开无疑是最基本的操作原则。至少,别让普通百姓陷入油价周期性焦虑,也别让“22日神经焦虑症”成为一种常态。

戏言归戏言,民众的忧虑却有着政策依据。根据现行的《石油价格管理办法》,每隔22个工作日便会决定是否进行油价调整。在此前的6月1日和6月30日,两度上调油价已经让车主们学会了抓“时间差”。下周一应该不会是涨价,但是期待中的降价会否来临,依然需要事实来说话。

首先是开采成本。中国石油进口依赖度接近50%左右,那么50%的国产原油价格是否也要看齐国际标准?德意志银行7月2日的报告称,“2009年中国石油的平均生产成本在15美元一桶左右。”

“当国际市场石油连续22个工作日移动平均价格变化超过4%时,可相应调整国内汽、柴油价格”。根据决策部门公布的定价机制,民众能够预知油价的涨落,这是一种进步。但是,不彻底的油价改革并没有解开百姓的“心结”。

了解了成品油定价机制的决策思路,普通民众最大的“心结”并没有得到解决。一年前国际油价创纪录的147美元已成过去,但是国内油价似乎并没有跟着市场的回落。“原油+成本+利润”,极度清楚的定价公式经不起认真推敲。

看似公平的4%,其实并不公平。以绝对金额计算,4%的跌幅大于4%的涨幅,这意味着卖方的利益得到了最大保障,同时也意味着买方为波动承担了更多负担。还需要提出的是,“22个工作日”并没有解决滞后性的问题。就拿这一轮国际油价波动来说,6月30日尚在70美元以上,7月14日却回落到60美元以下,眼下的66美元又意味着无须调价。

更需要认真较劲的是经营成本。这几天中石化一直在辟谣,声称办公大楼内的吊灯价格不是网友所说的上千万,只是百万出头。其实,灯贵不贵并不重要,只是放错了地方。指责有些苛刻,但是看看7月初公布的《财富》世界500强排行榜,却让人品出另一番滋味。相比最赚钱的埃克森美孚,排名第9和第13的中国石化双雄只能称作虚有其表。论经营规模,埃克森美孚只是中石化的2.13倍、中石油的2.45倍,但论起利润,却是中石化的23.06倍、中石油的4.40倍,细化到人均营业收入更是中石化的16.9倍、中石油的30.9倍,人均利润更是中石化的182.83倍、中石油的55.65倍。这意味着什么?或许消费者一直在为低效的管理以及落后的技术“埋单”。